吟游云水S.c.L

自娱自乐写手,主业翻译(?)。
作为物化班的文科生,勤勤恳恳地挖坑,随缘地用脑洞填满。

【留声机】

【留声机】

我想要一只留声机……


————————


那串号码出现在我指尖


从电波另一头穿过电线


我颤抖着手,一下子拨通了它


话筒的杂音仿佛来自天边地下


你说:怎么打电话来了?事情做完了?


故作镇定地回答


“晚训早了半个小时……就打电话了。”


痛恨自己口舌的笨拙


结结巴巴


其实只是想听你的声音


想听你的笑声、你的言语、你的呼吸


遗憾不能录下你每一秒每一句话


我的留声机


一只小小的留声机


时刻挂在耳廓上一毫米


疲惫,寂静,听一听


自此沉迷


嗓音、声线密密缠住我的心


想把山中星月摘下给你


打开留声机


录下笑语盈盈


路灯拉长了孤单的影子


孓孓独行


我的留声机啊


与我相距三百公里


后记:和她打电话之后的感想……洗澡的时候构思好的。


写完以后发现很押韵?说不定可以做歌词呢哈哈哈哈哈哈哈。


www~




【遇见】

【遇见】

当身体被束缚住时

精神就会无限延伸,来弥补


我站着,一动不动

想着,奔跑,跳跃,用力地拥抱,激动地对视


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呢

你不喜欢汗湿的肌肤接触

而我肯定会在

刚下高铁

就一刻不停地跑来

找你

浑身汗湿

所以我不能和你握手,不然你会讨厌我


你憎恶体液交换

所以我不可能小心翼翼捧住你的脸

在你的唇上落下一个浅浅的吻

我与那柔软无缘

与那可能是橘子味,可能是茶味,可能是玫瑰花味的气息无缘


你个子不高,小小一只

眨着眼睛看着我,眼中是我一生都看不完的星光


当我遇见你的时候

我会一点一点拉住你的衣袖

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

然后把你揽进怀里

很用力地

揽进怀里


埋首你的颈窝,闻着发丝的馨香,睫毛擦过你的耳廓

近乎透明的皮肤下,血管清晰地跳动

贪婪感受你的生命,活力


你会惊讶地看着我

然后慢慢伸出手

环住我


这会是我生命中极其美妙的一刻


后记:军训,每天六小时军姿。

我该想什么呢?

www~




【云光】

【云光】

在白天里,咒骂着太阳的炽热

还有光芒下无处藏匿的多变面孔

想念夜晚的宁静和酣睡的甜蜜

迫切地盼望夕阳西下


入夜,带着耳机

山中万籁俱寂,万籁皆鸣

喧闹

耳机里是云光,是旭日东风,是阳光下青翠欲滴的树叶

开始想念白天


后记:站阳台上晾军训服的时候想到的。学校在大山里……

为什么现在想要感受“宁静”只能靠耳机和音乐家门模仿自然声音作的曲,而不是真正的自然?

可能现在的自然有了太多杂质,需要人为过滤吧。


【与风行】

【与风行】

马路边的桂树

投下斑驳的阴影

小小一团,刚好能装进一个我

阳光照在脚边

滚烫

桂树旁的银行

玻璃门开开关关

冷气出来

在天地间消解

霎时

风来

……

夏末凉风

绕我周身

衣袂,指缝,发丝

如同抚摸情人肌肤

如同扫落叶

风来

化去我的血肉

吹响了骨笛,我的脊柱

敛去身影

丝丝缕缕的我悄悄散开

随风去

与风行

……

看遍千山行过万水

疑惑和恍惚日益庞大

那些呼啸而过的车流

线条和数字随着人心膨胀

合掌

掌心是合不住的风

风组成了另一个我

与它对视

与它合掌

告诉我

勾画我骨骼的是青涩

填充我肌肉的却是世故

那么

我是谁

……

风行万里

再次睁开眼

桂树前,还是我


后记:没想到成熟的第一步就是抽掉自己的骨头杀死自己的天真……

最近的这些事情貌似司空见惯,却着实突破了我的下线。看都不忍看,一看就生理性反胃。

走出象牙塔第一步……没有底线的手段和有底线的道德怎么可以共存?

无解的答案。

【孤立无援】

【孤立无援】

每一次我感觉到孤立无援的时候

我就想到你

不是因为你是我唯一的依靠

而是因为

如果我连这点困境都过不去

如何能做到抱紧你、保护你

------------------------

连续的噩梦

夜晚,缠绕着你

我该怎么做

才能

抚平你精神上的褶皱

告诉你

你不是孤立无援的

你还有我

--------

这个世界对我温柔以待

这个世界对你刀剑相向

毫无征兆地,我孤立无援

习以为常地,你孤立无援

请允许我握紧你的双手

遮住你的眼睛

把你拥进怀里

“哪怕我再弱

我也要顺从我的天性

保护你”

后记:很抱歉,地理上的距离。

我想送给你所有美好的字眼,温暖、柔软、安心、宁静、快乐。

但我做不到。

暂时还是,做不到。

致你。

【狂风】

【狂风】

关着窗户,拉着窗帘,我蜗在与世隔绝的房间里,昏睡地不知今夕是何夕。


偶然醒来,暗淡的光线,灰尘的气味,填满了整个空间。


偏头看着不断摇晃的窗帘,缝隙间漏出的白日明明灭灭。


它在狂风的掌控下。


可以听到豆大的雨点打在玻璃上,外面的树林抛弃往日的矜持,在风中疯狂起舞。


我知道暴雨将至,我也知道摇曳的光影落在我脸上,落在我晦明难辨的瞳孔里,描画着金色郁金香的窗帘甚至擦过了我的手臂。


充满胭脂气的勾引。


但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没兴趣投入狂风与之搏斗,也不想为了维持这个暧昧寂静的气氛做些什么。


没有你,一切都毫无意义。


我躺在冰凉的篾席上,虚虚用手臂环出一个范围。


那是你的位置。


只要我在,你的位置就在,一直等着你。


你想要投身于狂风,我陪伴你。你想要安睡在宁静里,我陪伴你。


把你抱在怀里,紧紧地保护着。


亲吻你的长发,周身都是你美妙的气息。与我的交织在一起。


你想要精神的自由,离开过去的疼痛和逼仄。


你会用光阴的色彩去描绘天空的阔大,眼中充满纯粹的喜悦。


我看着你。


我只想要你。


但你从未再次从狂风中回来,回到这个小空间里。


回到我的身边。


……


玫瑰早已黯淡干瘪。


越是干涸绝望就越是坚硬。


它是唯一可以在狂风中活下来的东西。


因为它早已死去。


……


我该醒了。



后记:我这里下大雨了啊……不知道你那里怎么样呢?

我本可以保护你的,对吗?


剧情请自行脑补……


www


【灯光】

【灯光】

我住在城边小山上。


一到晚上就万籁俱寂。


树木是最好的屏障。


连光都打扰不了山里万物。


但我喜欢灯光。


城外的公路笔直延伸,两边的路灯星星点点。


连绵不绝地通向远方,消失在渺远的地方。


我从没有出过山,但我自信飞翔技术不会比其它鸟差。


每晚我都站在最高的树顶上,看向灯火的方向,振翅欲飞。


我想在灯上舞蹈,踏着星光闪烁的节奏。


我可以沿着灯火向前飞行,不管会飞到哪里。


如此尽兴的自由。


但不知为什么,我从来都没出发过。翅膀扇到第三下,就停下了。


若是有人可以带着我前行就好了。


与我一起,沿着灯火,比翼双飞。

——————————————————

上天听到了我的祈求。


有人来带走我了。


我终于顺着灯火,被陪伴着,抵达了最远的地方。


在笼子里,被绑着翅膀。


离开了灯火和渴望。



后记:与【凉雨】和【窗】一样,单身狗三部曲。

嘻嘻嘻嘻。

实现渴望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poor 小乌鸦。

Kleine Krähe.


【窗】

【窗】

长途汽车。

我特意挑了一个没人的双人座,把包放在靠窗的位置。

拉起了扶手,这个双人座是我的小世界。

窗外的景色飞速后退。

而与我一起飞速前进的人至少与我隔着两排。

没有人注意到坐在最后的我。

侧头看去,窗外晚霞浩浩汤汤铺满整个天空。

而我只看到窗外,自己的倒影。

这一刻,我无比地想念你。

你会与我并肩坐着,朝我微笑。

遮住窗上的倒影,让我满眼都是你。

我们坐在后排,没有人注意到我们。

我可以让你睡在我腿上,我可以靠在你肩上。

热力隔着衣物透过来,熨烫着肌肤。

轻轻在你唇部偷个吻,把你抱到我腿上。

你的后背靠着前座的椅背,努力缩着自己的身影,小声对我抱怨,“不要被前面的人看见。”

着迷地看着你脸上害羞的红晕,那是比晚霞还灿烂。

嗅着你披到肩膀的头发,脖颈侧面是淡淡的香味。

我与你脖颈相缠,手撩开衣物抚上你的后背。

美妙的吻。

只有窗倒映出一切。

只有窗知道。

……

只有窗知道。

坐在这个位置上的本该是两个人。

后记:乘长途车回家,看到晚霞想到的。

百里他们上车可以这样那样,我上车就只能看着自己的包,觉都不敢睡。

呜呜呜。

【凉风】

【凉风】

今年的夏天格外的热。

我坐在家中的楼梯上,木质的楼板微凉。

楼梯口的窗户开着,等候着远方的风。

我含着冰镇西瓜,看着你发给我的信息。

你抱怨说,室外热烘烘的,空调间又太冷。

我含着火红的瓜瓤,就像含着你的唇。

希望你在我身边,同坐一层台阶。

你可以趴在我怀里,埋怨得有气无力。

我可以抱住你。抚摸着你的后背。

一手撩去你耳边碎发,一手打扇。

那把画着梧桐的扇子已经等了你很久。

刻着你的名字,呼唤着凉风。

摇着扇子,看你在些许的舒适中入睡。

伴着午后的夏日,沉入诗歌的意境。

……

我睁开眼。

身边空空荡荡。

楼梯口,挂在窗户上的铃铛轻轻摇晃。

凉风要来了。

后记:这是我坐在楼梯上想到的。

硬要说的话,是我给青啾啾的情书。

有些忧伤呢。

【飞】(下)

【飞】(下)

铃铛响起,白色的裙袂拂过挂着露水的叶芽。

阳光下的叶影落在吟游诗人脸上,深深浅浅,微笑灿烂。

暗夜之子,小乌鸦,扑棱扑棱扇着翅膀,落在她的肩膀上。

干净的红色和清澈的灰色对视,一个吻落在小乌鸦额头。

“我将带你离开啊 

自然的造物,天赐的精灵

我赠与你啊

女神的裙摆,光明与善良的祝福

愿这世间,百草丰茂,畜息繁衍

……”

歌声清亮,银发飞扬,恍若翩翩起舞。

小乌鸦啄着自己黑色的羽毛,偏头瞅着。

瞅着用青春和欢乐歌唱的吟游诗人。

瞅着一路上从未见过的风景:

繁华的市集,高大的车马,

巍峨而精致的教堂,

还有他们的目的地,天上人间一般的皇宫。

吟游诗人提着裙摆,第一次按捺自己的天性,弯腰行礼。

“尊敬的国王啊……”

御座的金光刺得小乌鸦睁不开眼,难受地蹭了蹭她。

只是这次,吟游诗人没有再温柔地抚摸他的翎冠,

灿烂地笑着说,没事,我会保护你。

“庶民……

我,伟大的王,万邦之王,诸省之王……应允你的要求……

请吧……”

--------

小乌鸦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吟游诗人脱下了木鞋,穿上了包金丝履。

吟游诗人放下了八仙花篮,戴上了宝石首饰。

吟游诗人摘下了鬓边鲜花,盘起头发,簪上银制月桂枝。

……

吟游诗人不再流浪。

他们被拘在奢华的院子里,守着一方小小的天空。

清晨天空水洗般澄澈,中午空中日光耀眼,

傍晚云霞灿烂暮色苍茫,夜晚……

宫殿灯火辉煌,不得安宁。

她不再微笑,不再歌唱,

不再踩着晨露临池照影,为小乌鸦悉心清洗,为自己细细梳妆。

只是日复一日地吹着长笛,让小乌鸦日复一日地抓笔作画。

呜咽声中,为国王画出他掌控的国土。

为自己画出早已失去快乐的回忆。

小乌鸦想要寂静,想要飞翔,

想要自己过去的一切。

或许,吟游诗人也想。

------------------

小乌鸦飞走了。长笛也被放下了。

不再受宠的吟游诗人,终于露出了笑容。

一如既往的灿烂。

卫兵包围了祭司的宫殿,

吟游诗人,再一次成为了吟游诗人。

换上洗的发白的亚麻裙,她张开双臂,

微笑迎向刀剑和兵器。

“我最爱的人啊

森林给予你深沉

湖泊给予你清澈

野花给予你鲜活

晚霞给予你温暖

星辰给予你璀璨

你从黑夜中出生,又回归黑夜

世界愿意赠与你无上的自由

……”

感谢你,给予我一段纯粹的快乐。

让我没有被深重的仇恨压倒。

我也将回归自由。

--------------

最终的歌声优美而快乐,只是戛然而止。

小乌鸦从远方飞回,疲惫地落在她的肩上。

所有军队和威胁都销声匿迹。

死寂蔓延扩张。

素手轻轻抚上小乌鸦的脖颈,如同之前每一次的安抚。

在温暖和柔软中,小乌鸦渐渐坠入沉睡。

安稳而放心。

纤长手指颤抖,慢慢理着纯黑色的羽毛。

掐断了他柔软的脖颈。

如同掐断了自己。

泪水簌簌落下,吟游诗人的笑容美得如同暗夜昙花。

一生一次的凄凉。

--------------

为什么他会回来呢?

为什么你会回来呢?

我们本应该再次相见于天国彼端,不是吗?

自由、快乐、无拘无束。

令人沉溺的过往。

--------------

【……】

我看过这世间万物,如同密涅瓦的猫头鹰在黄昏起飞。

我知道邻国的强大,战事的一触即发。

我回来找你。

为我唱一支歌吧,我们可以回到那初见的森林。

染着夜色的枝丫,叶脉在月光下纤毫分明。

自由、快乐、无拘无束。

令人向往的未来。


后记:我重要的人,小乌鸦,给我的灵感。

用普鲁士式的语言,谈一些童话般的故事。

历朝历代的吟游诗人仍在辉煌的罗马柱下弹拨吉他。

只是君主再也不需要他们赞颂女神的诗章。

注解:黑格尔用“密涅瓦的猫头鹰在黄昏中起飞”来比喻哲学,意在说明哲学是一种反思活动,是一种沉思的理性。

国王的自述来自大流士。

 @朝阳东路贸易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