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云水S.c.L

自娱自乐写手,主业翻译(?)。
作为物化班的文科生,勤勤恳恳地挖坑,随缘地用脑洞填满。

【绽放】

【绽放】(异色金钱专场)(私设如山!!!)(接上【光影】)(涉及到亚文化、ooc,可能引起不适)

两个月前某一天傍晚。

 

红发咖啡色皮肤的青年手里拖着棒球棒,慢吞吞走在贫民窟的小路上。

 

夕阳拉长了他的影子,橘黄色照在他胸口的挂坠上,绿宝石在阳光下闪着猫眼一般狡黠的光。

 

他仿佛是被这个壮美的夕阳所迷惑,停下脚步,微微抬头,闭着眼睛沐浴在霞光中。周围的残破的景象也好像得到了升华,透出一丝半缕温馨的意味。

 

“If you’re gonna dothis……”青年闭着眼睛,手中的棒球棍抵着地面转了转。

 

“不,我不想。”从他身后摇摇欲坠的一个违章建筑旁边,走出来一个人,笑着回答了他的话。

 

青年转过身来,红褐色的瞳眸紧紧盯着对方。

 

一看就十分昂贵的西装和皮鞋,只是西服外套被脱下来仅仅披在肩上,领带被拉扯松了歪在一边,白衬衫的金龙纹袖扣被解开,袖子被随意卷到手肘,露出雪白的手臂——还有小臂流畅的肌肉线条。最斯文禁欲的衣服却配上漫不经心的穿法,莫名的痞气和潇洒。

 

还有那顶棱角分明的军帽,毫不掩饰的红色五角星——不伦不类地戴在对方头上。

 

你不应该在这里。红发青年握紧了手中的棒球棒,眉间瞬息间就聚拢起烦躁和被冒犯的愤怒。那些高级的Cocktail lounge、nightclub,那些纸醉金迷云鬓香影,才是你该去的地方。

 

“Cheap Shot!YOU!!”他低吼了一声,抓起棒球棒就要朝对方挥去。

 

他对面的东方人嘴角弯了一下,好像看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眼睛都睁大了。下盘不动,一个后仰下腰躲过了横挥过来的球棒,衬衫下摆飞起,露出了精壮的小腹。黑白色的西装,最是色气。

 

球棒堪堪扫过东方人的帽檐。东方人长长的睫毛抖了抖,帽子应声而落。跳跃着后退几步,顺手捞起自己的帽子,东方人与青年遥遥相望。拿着球棍的人只记得那一刻,霞光照进对方水晶一般剔透的红眼睛,满眼清亮的笑意,熠熠生辉。

 

“YOU……你来干什么?”红发青年稍微放松了一些,都仍然充满戒备和烦躁,“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不要这么说嘛小艾,多见外!”东方人一歪头,露出一个戏谑的微笑,“我来干嘛……我来找你啊!”

 

“你想我吗?”东方人晃了晃手里的军帽,好像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眉头蹙着。突然想到了什么,十分开心地把军帽抱在胸口,对着艾伦笑靥如花,“你当然想我啦!不然爸爸怎么会跨越太平洋跑过来和你千里来相会呢?还不是因为听到了小艾对爸爸的深切思念!”

 

艾伦掂了掂手里的球棍,二话不说直接冲了上去。

 

本来自己就没什么耐心,面对着这个An,自己的耐心告罄得格外快速。小艾,小艾……好恶心的称呼。蠢货王黯跑到美/国来犯病的吗绝对要打爆他的头!

 

东方人早有准备,随手从路边破烂的墙上扳下一段小臂长的窗框,大笑着接下了艾伦一击。朱红色的眼睛和深红色的眼睛对视刹那,随即分开。两人颇有默契地扭打起来。

 

王黯轻巧躲过艾伦一拳,身形婉若游龙。艾伦全力挥出去的一拳“咚”一声,直接打穿了路边一面涂满彩色涂鸦喷漆的墙。王黯“嘘”了一声,趁着艾伦忙着拔自己手臂的时候凑到他耳边,用诱惑的语气轻轻说了一句:

 

“叫、爸、爸。”

 

“叫你fu*king……”艾伦粗口没爆完就被王黯无情地锤爆了头。艾伦的头继他的拳头,被按进了墙上的洞里。艾伦半个身体在破旧的室内,被落下的灰尘呛得咳了好几声。王黯隐隐约约还能听到他断断续续地在骂自己。

 

等灰尘散尽,艾伦才看清楚室内的人,四五个人围在一起,乌黑油腻的桌上放着几个脏兮兮的针头、几小包粉末、几张叠好的吸墨纸。哪怕墙都被打穿了人都被按进来了,那几个或形销骨立或体态虚胖的人都模模糊糊恍恍惚惚,沉浸在云雾的幻境里无法自拔。

 

仿佛一盆冷水当头浇下,艾伦立刻平静下来。说是平静也不对,当艾伦被拔出来时,王黯看到了艾伦眼中一刹那的绝望和死寂。

 

慢慢收起了笑容,王黯静静地望着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艾伦,红眸闪烁。通透在这种情况下可派不上什么用场,王黯拍了拍自己军帽上的灰,重新把它戴在头上。站得越高,看得越清楚,便越明白有些事情毫无办法毫无出路,自己的努力只能是杯水车薪,于是便更加绝望。

 

你信吗?美/利/坚的异色国家意识体居然是个悲观主义者?王黯抱着手臂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哪怕在今天一整天,他对那么多贫困、失业、退学、坐牢的子民说过“Make deserts bloom!”来鼓励他们继续生活下去,他自己其实心里明白的很。

 

不适合的土壤,怎么可能开得出花。

 

伸手细捻自己耳边碎发,王黯的思绪不禁飞回了好几个小时前。

 

……

 

王黯掐着点下了飞机。纽约刚刚破晓,天色清透。给自己的半身发了一个“勿念。”的消息后,王黯开始按照推测寻找艾伦。

 

幸运的是,不到一个小时他就发现了艾伦的踪迹。随意地在手机上清除了上网痕迹。他好整以暇地跟上艾伦,不远不近,闲庭信步,饶有兴致地想看看艾伦要干什么。

 

……

 

艾伦开着一辆流动冰淇淋车,停在路边。

 

车顶的大喇叭放着叮叮咚咚的八音盒和诙谐的小调,车身画着向日葵和夸张的冰雪城堡,温暖和寒冷的色调毫不相似却又如出一辙地温馨。

 

红发青年带着大大的笑脸口罩,从车窗探出头来。

 

或靠在路边栏杆上或改着报纸的人慢慢聚过来。在有些聒噪地广播中是一片静默。所有人脸上是如出一辙的疲惫和麻木。风霜藏在他们的衣服,胡渣,黑眼圈里,每个人都主动或被动地流浪在无家可归的途中。

 

王黯遥遥看着艾伦熟练地把法兰克福肠扔在在铁板上,“嗤啦”一声,烟冒起来,香味也就出来了。左手抓起准备好的面包,右手抄起一片生菜叶子塞在面包里,然后再扔下一根法兰克福肠,夹起已经烧热的香肠塞进热狗里,刮一点起司抹在上面,拿纸包好,递出去。全程不过十几秒,行云流水的动作,一看就知道已经做了千百遍。

 

排在第一的男人裹着破旧的大衣,黑眼圈深重胡子拉渣,却还保持着一点风度,把拿到手的热狗先给了后面的一个小女孩。小女孩穿着白色的裙子,下摆和脸上有些灰尘,枯黄的头发很认真的扎好。受宠若惊地看着男人弯腰递过来的热狗,她愣了两秒,双手捧过热狗转身就跑,热气模糊了她的眼睛。

 

其他人毫无反应地看着这一幕,没有人去指责男人的多管闲事也没有人赞赏他的举止,只是麻木地排在队伍里,直直地看着冰蓝色和橙黄色混搭的车身,和那高高在上的窗口。

 

王黯看到艾伦很明显地顿了一下,闭了一下眼睛,继续行云流水地做热狗。

 

不知道口罩到底遮住了什么。

 

东方人靠着红色的电话亭,手插在口袋里,军帽歪戴着盖住了他的脸。大多数走过的人都忽略了他,小部分注意到他的人也忽略了他昂贵的装扮,只记得那种风尘仆仆而黯淡的气质。就像每一个流浪汉一样,行走在异国他乡。

 

伸出手,细细端详自己苍白的手指,王黯低低笑出声。自己是社会最广大的末梢,水下的7/8冰山,随意就可以潜伏在任何地方——只要这些地方是社会的底层。沉默和麻木像瘟疫一样传播,使所有人都缄默无声,让所有人看到的都是灰白色的世界。

 

小艾什么时候可以发现自己呢?

 

……

 

太阳上升到半空时,免费发放的热狗做完了,艾伦收摊了。

 

脱下白口罩戴上墨镜,艾伦终于变回了艾伦。背上洗得发灰的始祖鸟登山包,艾伦扔下了他的流动冰淇淋车,开始步行。披着棕色的皮衣,咖啡色的皮肤配上墨镜简直就是“危险”的代名词。明明是一幅不良少年的样子,一身阴郁的气息却让其他人自动分开,不敢靠近。一手插口袋一手背包,艾伦胸口镶着绿宝石的狗牌随着他的步伐晃来晃去。

 

穿西装的男人拉直了领子,亦步亦趋地跟上。

 

艾伦七拐八拐走过了很多地方,王黯跟着走过,不由叹息这一路上景物变化之大。“城市”真的是一种很有趣的发明,它把人的心理推算到极致,用金钱和权力把空间——连同空间里空气,分割成畸形的小世界。每一个小世界里的气氛,都会绞杀身处其中的人的某个侧面——包容、同情、勇敢、公平。这些品质、这些“小玩意儿”,被放在天平的一侧——

 

待价而沽。

 

然而执掌天平的所谓“正义女神”,又是蒙着眼睛的。

 

……

 

王黯知道自己和这里格格不入,甚至和艾伦也格格不入。看着艾伦在一个废弃的面包车里,给每一个或纹身,或打唇钉带肚脐环的少年少女分发避/孕/套和三/明/治,王黯觉得略有不适。

 

自己还是太安逸了。王黯自叹。扫过面包车车身上的斑斑锈迹,破碎的后视镜,被撕的稀巴烂的窗户纸,王黯又庆幸这一份安逸。国泰民安,有什么不好?自己身体和其他同类比起来确实弱点,但却能在国家层面的事务上发挥更大的作用……

 

孰好孰坏?

 

有一段没一段的铁丝网摇摇欲坠。脱落的红漆,撞断的裂口,还有人形的凹陷——这是铁丝网的伤疤,也是勋章。这一片区域的人来来往往,从墨/西/哥,从危/地/马/拉,从洪/都/拉/斯,源源不断的人想要来这片土地上淘金,希望它的自/由/民/主开发包容可以回馈自己的梦想——那些包含着每晚的热汤,昏黄的灯光,孩子们安睡和上学,的梦想。

 

有的人回去了,有的人离开了,更多的人是以自己的身躯为燃料驱动它这架巨轮前进——然后再被它碾碎在巨轮底下。

 

他们属于这里吗?属于这个国家吗?

 

得不到任何承认和正名。

 

应该是被承认的吧……毕竟他们的异色国家意识体正在努力地帮助他们。王黯伸手托了托自己的军帽。也是在帮助他自己吧。

 

艾伦压下了他所有的暴躁,用不知从哪里得到的源源不断的耐心,分发药品和卫生用品,教导一些常用知识,解释政策……这一切全部落在了王黯眼里。

 

这里的人最是排外和警觉,每个小孩子的眼里都是狼一样的倔强和贪婪。小艾到底花了多少力气才融入进来的,这并没有办法计算。

 

小艾,爱他们啊。

 

如同我爱……

 

……

 

王黯冷眼旁观艾伦像陀螺一样,在这个地方做完后再启程去下一个地方,一整天不止跑了多少地方。还记得以前——四五十年前的时候,在自己还比较窘迫的时候,小艾第一次见到自己便拍手叫出了美食美酒,懒洋洋地趴在沙发上,随意地邀请自己任意享用。

 

“不要客气。”艾伦当时墨镜一带,整个人陷在了沙发里,像一只巨大的虎皮加菲猫,披着他花纹很辣眼睛的皮衣,“懒得招待你了。”

 

然后当时自己是怎么回答的?王黯使劲想了想,想不起来。大概是很生气的吧,这简直就是典型的腐朽糜烂的小布尔乔亚生活作风,与自己当时的“勤劳致富”是天差地别的观念。

 

而现在……

 

在四十年前,没有人会想到,一直懒洋洋的艾伦会变得像只永动机像块应急补丁,整天连轴转哪里崩溃补哪里;而王黯却慢慢闲下来,用闲情逸致和从容安宁来慢慢巩固快速发展的社会。

 

这可以称为是沧海桑田吗?

 

王黯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麻姑说的“东海三为桑田”的时间肯定远大于四十年。但好像只有“沧海桑田”才能表达自己的感慨了。

 

沧海艾伦小,桑田你黯爷。

 

好诗!

 

……

 

……

 

“你到底来干什么?”艾伦抹了一把脸,疲倦就坐在他的发梢上,绽放出一个夕阳颜色的微笑。

 

爷是来打你的,王黯心想。谁叫你美/利/坚在嘉龙家里暗中搞事情,然后耀又说急不得,嘉龙本来就对自己和耀有意见,跟他贸贸然去讲CIA的事情他可能又要大闹一场。虽然知道主要是阿尔弗雷德那个煞笔的责任,但爷只能来打你。“爸爸来看你啊。”

 

“最近老子没空陪你玩。”暴躁又回到了艾伦身上,他皱着眉阴沉着脸盯着王黯。王黯大喇喇任他看,“不用你陪。”

 

“我跟着就行了。”

 

“嗤。”艾伦抬了一下墨镜,“晚上我要去nightclub你也跟着去?”

 

王黯挑了挑眉,你大概不知道我跟了你一天?“你去夜店?”

 

“Yep.”

 

“小艾你年龄好像没到。你得需要成年人带着才可以去。”

 

“恰好,”王黯指了指自己,“我就是成年人。”

 

“叫爸爸。”

 

“THAT SU——CKS!”

 

“来,你带路。很久没喝酒了。你请客。”

 

“What the hell——”

 

“走走走!”

 

……

 

……

 

王黯每一次回想起这两个月都会觉得真/他/妈不可思议。

 

可能是劳累的小艾太软了吧……白天去救济晚上还要去查黑/市/走/私的du品和枪/支,违法的拍卖会什么的。不过真的刺激。自己这把老骨头也安逸太久了,想尝一点鲜血的味道。看烟火绽放在指尖,硝烟袅袅升起。

 

于是两个月,跟着艾伦一起白天爱心护工天使哥哥晚上红酒红玫瑰红地毯红刀子,太开心了,好久没这么爽过了。打完人就跑真刺激。不用赔偿不用写检讨。

 

看小艾装得和千面客一样,你黯爷的手机就暗中不停地录像拍照。顺便揽过小艾,在他额头上落下一个吻,眯着眼对想来约一次的光头大汉挑衅一笑:

 

“抱歉,今晚他是我的。”

 

真刺激。

 

……

 

……

 

沉浸在趣味中两个月的王黯没有意识到。

 

什么叫乐极生悲。

 

什么叫翻车。

 

什么叫自己的血顺着刀子流下来。

 

 

后记:翻车不是那个翻车,是黯爷和艾伦端掉窝点的时候翻车了。

王黯私设,腹黑但又直白,喜欢开玩笑,然后在现代变成了善变的戏精(论主流文化的变化性)。耀黯的关系独一份,黯艾的关系也是独一份。所以在艾伦面前王黯看起来会和平时相差很大。

可能有些细节很奇怪,向日葵和冰雪什么的。其实有含义的……因为社会保障和劳动权益等概念来自共/产/主/义。罗斯福新政用共/产/主/义的部分填充弥补了资/本/主/义。

 

注解:1、If you’re gonna do this:如果你要这么做

2、私设的艾伦口头禅:“Makedeserts bloom!”让沙漠也开出花吧!用来安慰底层人民。

3、Cocktail lounge、nightclub:鸡尾酒吧、带舞池的夜店。

4、Cheap Shot:{俚语}暗箭伤人。形容很阴很贱的行为。

5、针管、粉末、吸墨纸:du品。嗯,防止被屏,仅提供关键词:二乙酰吗啡、2-邻-氯苯基-2-甲氨基环已酮、D-麦角酸二乙胺。

6、始祖鸟登山包:Arc’Teryx加拿大始祖鸟(服装)是加拿大的顶级户外品牌。其实我在暗示北美双子,但我没证据(摊手)。

7、狗牌:狗牌也即军用识别牌。每一位美军胸前都佩戴狗牌,是美军现役必配的配置,用于士兵的身份识别。但是一般狗牌是在金属片的周围套上橡胶圈。绿宝石肯定不会有,然而艾伦是例外。

8、避/孕/套和三/明/治:(一激动就……)致敬《Bones》~

9、that sucks:真糟糕,qnmd之类的意思。

10、what the hell:完整句子是WHAT THE HELL'S GOING ON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我觉得也有点nmd这种意思……脏话很微妙的……

 

 

食用愉快。

 

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