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云水S.c.L

自娱自乐写手,主业翻译(?)。
作为物化班的文科生,勤勤恳恳地挖坑,随缘地用脑洞填满。

【与风行】

【与风行】

马路边的桂树

投下斑驳的阴影

小小一团,刚好能装进一个我

阳光照在脚边

滚烫

桂树旁的银行

玻璃门开开关关

冷气出来

在天地间消解

霎时

风来

……

夏末凉风

绕我周身

衣袂,指缝,发丝

如同抚摸情人肌肤

如同扫落叶

风来

化去我的血肉

吹响了骨笛,我的脊柱

敛去身影

丝丝缕缕的我悄悄散开

随风去

与风行

……

看遍千山行过万水

疑惑和恍惚日益庞大

那些呼啸而过的车流

线条和数字随着人心膨胀

合掌

掌心是合不住的风

风组成了另一个我

与它对视

与它合掌

告诉我

勾画我骨骼的是青涩

填充我肌肉的却是世故

那么

我是谁

……

风行万里

再次睁开眼

桂树前,还是我


后记:没想到成熟的第一步就是抽掉自己的骨头杀死自己的天真……

最近的这些事情貌似司空见惯,却着实突破了我的下线。看都不忍看,一看就生理性反胃。

走出象牙塔第一步……没有底线的手段和有底线的道德怎么可以共存?

无解的答案。

【孤立无援】

【孤立无援】

每一次我感觉到孤立无援的时候

我就想到你

不是因为你是我唯一的依靠

而是因为

如果我连这点困境都过不去

如何能做到抱紧你、保护你

------------------------

连续的噩梦

夜晚,缠绕着你

我该怎么做

才能

抚平你精神上的褶皱

告诉你

你不是孤立无援的

你还有我

--------

这个世界对我温柔以待

这个世界对你刀剑相向

毫无征兆地,我孤立无援

习以为常地,你孤立无援

请允许我握紧你的双手

遮住你的眼睛

把你拥进怀里

“哪怕我再弱

我也要顺从我的天性

保护你”

后记:很抱歉,地理上的距离。

我想送给你所有美好的字眼,温暖、柔软、安心、宁静、快乐。

但我做不到。

暂时还是,做不到。

致你。

【差异.ditinguish】

我离开了象牙塔。

我认识了好多人。

好多人中的一些人成为了我的朋友。

我站在人群中,新奇而独特的感觉。

用“角色”“特定性格”“戏”和所有人建立联系。

第一次,也是最愉快的一次。

我为我们共同的目标,运用自己的能力。

这时我才明白,我过去所看的书,所听的歌,所做的思考。

都是为了这一天,为了大家共同的追求。

为了扫除通向“世界尽头”的路上的无数障碍。

我看着你们的欢喜,你们的笑闹争吵,互相挖坑。

在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玩笑”和“不正经”的范围里,尽情地表达自己。

看着每个人都慢慢打开自己的防备。

愿意与每一个身边的人联系起来。

慢慢深入。

“渐渐地,我们拥抱在,

用言语所能照明的世界里。”

象牙塔外的世界是如此明朗和绚丽。

我尽情地展开自己。

忘记了。

“思想是天空的飞鸟。

在语言的樊笼里,

或许会展翅,但不会飞翔。”

----------------------

越是深入的了解就越是接触到核心,核心的思想。

某个人的温柔,某个人的跳脱,某个人的神秘,某个人的坚持自我,某个人的喜欢。

光是这么片面的性格就已经令我沉迷。

我铺展开自己,就像春草占领了原野。

却挤掉了冬雪的位置。

同样是“问询”,他觉得是“逼迫和冒犯”,我觉得是“表达重视”。

同样是“嫉妒”,他觉得是“他在气恼”,我觉得是“玩笑”。

同样是“交代前提”,他觉得是“我在不满”,我觉得是“无奈”。

同样是“掉线”,他觉得是“我在逃避”,我觉得是“反思”。

同样是“爆发”,他觉得是“没有控制好自己情绪”,我觉得是“我过去的错误的集中体现”。

……

同样是“同一事物”,他,或者说“你们”,和我的想法千差万别。

差异造就独特,这本来不是什么大事。

只要明白对方的想法,然后磨合就可以了。

那如果,我不知道对方的想法呢?

同样是“未知数X”,他的看法是映射“f(x)”,而我根本没办法懂得对应法则“f”是什么。

我输出的“f(x)”,只是我自以为的“f(x)”。

我用对你们片面的了解构筑了足够片面的函数,然后输出了与结果千差万别的结果,自以为摸清楚了你们的想法。

然后枉顾任何人的暗示,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你们身上。

我愿把这称为“好心”和“无意”。

如果不是坚持自我者的爆发和温柔者的包容。

我还要在这条路上走多久?

----------------------

实际上,我从来都没有走出过象牙塔。

我活在对你们的幻想当中。用片面构筑了我热爱的每一个人。

于是伤害到了所有人。

所有,我曾自以为是地说过“我会保护你们”的被保护者。

而这一句宣言,就是个笑话。

自作聪明。

---------

“灼灼岁序

恰似晨露

今朝欢愉

明日何处”

我应该回去了,回到我应该去的地方。

在我明白自己的行为表达的意义之前。

对不起。

谢谢你们。

ps我会继续皮伊万的……

不用担心,我很好:)

 @朝阳东路贸易市场  @冰霜雪瞳  @Racy~不傲娇ԅ(¯ㅂ¯ԅ)   @芥末冰淇淋   @老王(真,王后) @空蝉 

我最近再补音乐剧……

……

可以原谅我吗……

I WANT TO BECOME WHAT YOU LIKE

I AM WHAT YOU'VE WANTED,RIGHT!?

SACRIFICED ALL I'VE KNOWN

I HAVE TAUGHT MYSELF TO LET IT GO

【一个人的快乐】(夜晚)
『要是我可以不用睡觉就好了
这样我就可以白天睡觉晚上不睡觉了』

但是晚上就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了。

每一个人,都用id和头像来点缀自己。在最大也最透明的隔膜上,毫无隔膜地嬉笑怒骂。

我是谁?

我可以成为谁?

……

我是我自己。

我终于可以成为我自己。

假装自己是鸽子,在各个圈子里暂时停留,然后便翩然而去。

我相信我不会在任何地方停留太久。因为我觉得没有东西可以给予我源源不断的热情和欲望。我估计我就是因为粮食耗尽而饿死,死外面坑里,从这个坑里跳下去,也不会在哪里停留太久的。

事实证明:真香!

我躺在了养老院坑底,仰望苍穹,等着遥遥无期的第七季砸在我脸上。啊,真的安心、舒心、又放心。

不仅如此。我还碰到了几个朋友。……其实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隔着两层屏幕,你永远都不会知道对面坐着的是抠脚大汉,甜软幼女,还是外星生物美人鱼。

朋友啊……我简直是走火入魔地沉迷在了这些关系里面。越看不到,越虚拟,却越牢不可破,越放心----源动力是感情,维系它的也是感情。离开地域,阶级,外貌,性别等等其他东西……开始是缘分,结束是必然,唯一重要的就是这可以延续多久。

多久啊……地域,阶级,外貌,性别其实隐性地塑造了我们的思维方式和交流习惯。冲突其实早就在暗藏在里面了。没有利益纽带的关系从来都难以牢固,我们活在自己的幻想里。

我和其他人,互为对方眼中的桃花源。

特殊的称呼,特定的梗,不愿意更换的头像,多次强调的id,独特的口气……好像抓住这些几人关系的见证就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

对溺水的人,最重要的不是拖扯上岸的帮助,而是见证自己仍然存在的,呼吸的空气。

所以我毫不犹豫地抓住这一切。倾我所有地保持这一切。

哪怕耗尽我的时间也在所不辞。

我感觉到无比的快乐。因为不安于我自己一个人孤独的思想,所以我就说话。我把我理想的翅翼借给别人,借给我的同伴。一起飞过思想的长空……

就像伊卡洛斯飞向太阳一样。

未来越耀眼,也就越渺茫。

我们只能享受短暂飞翔的快乐,能多飞一寸便有多一寸的欢喜。但是离胜利越近,就离结束越近。等到结束以后,我们就没有再继续相交的理由了。

但又有什么理由延迟这个过程呢?

藏天下于天下,由快乐得快乐。

从这么多人共同的快乐里,我得到了,一个人的快乐。

后记:很抱歉,拖了这么久……
这是由我新认识的一个朋友而有感而发的一片文章,他叫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快乐。
谨以此篇纪念此刻超脱地快要升仙的我。

ps伊卡洛斯(Icarus)用蜡做成翅膀想飞向太阳,蜡融化坠海而亡。
有化用纪伯伦《先知》里的话。

【一个人的无聊】
『要是我可以不用睡觉就好了
这样我就可以白天睡觉晚上不睡觉了』

白天对我来说是平淡的实际的,一个人的生活。平淡到空虚的那种。以外每一次假期我都觉得,没有了令人咒骂的暑假作业,这就是一个完美的假期了。

现在没了暑假作业,我却恍惚起来。一个人,仿佛对暑假的感知都模糊起来。没有渐渐变薄的日历, 没有缓缓逼近的死线,没有掐着日子和同学一起出去进行开学前最后的疯狂……

一张试卷考散了一个班。让感情慢慢淡掉对大家都好,所以不会联系同学。高中终于读完,家长不会要求你再去学习什么,所以没有作业。

所以无聊。这是源自于白天一个人的无聊。

我甚至有点怀念那时候老师骂我数学,“差得让人头秃。”我当时看着老师的中年谢顶,觉得我有着控制老师发际线的神秘力量。

后来证实,我有着被数学控制发际线的沙雕能力。所以现在电脑旁边放芝麻,保温杯里泡枸杞。只希望可以挽救一下。

虽然我不是抖m,虽然他的话有时候太狠,会把我们的梦想击碎,像北风吹荒了林园。但现在想来,也只记得期末考试结束后,大佬数学老师带我们一帮菜鸡上分的感激涕零了。

过去近二十年就像梦境一样。

而现在白日的浑浑噩噩却像现实。

这是一场百万人的梦境。有多少次,“未来的现实”在我们的梦中浮沉泛舟。现在,它在我们更深的梦中,也就是我们苏醒的时候驶来了 。

模糊的睡颜中是一片茫茫。

所以我还是很无聊。不出门,没有朋友,没有见闻,家人之间就没有话题。听音乐和看书竟成了我唯一白日的娱乐----单方向地听听历史中的人的感悟,思索,建议。

这个时候我觉得我不是一个人。心中出现了另一个人。他的灵魂噙住了我心中的真理。他为我哭,为我笑,他把他风月无边的翅翼借给了我。

然后当我抬起头,吃饭,刷碗,洗澡,看向窗外白日时。

我还是一个人。

拥有一个人的无聊。

ps我不想做注解了……差不多都来自纪伯伦的《先知》。
随意吧……
有些想哭?
可能最近事情太多又太少了……

我正处于青涩和成熟的交界处
所以愈加多愁善感
又因为我没有实力没有野心
所以用着那极为柔软的方式
做着我的小小抗争

高考比预计低十分,碗忘洗了,更文睡晚了,没有及时回答问话……
这些交织着,聚合着
都是我的罪证
所以一开始,眼泪和鼻涕都落下来了

承受着似是而非的骂 辩解着模糊不清的话
可以被随意扯上那些名头
“不听话”“讨骂”“家教”
一遍一遍,长辈善意而充满爱意的教育

你不能说话不能辩解不能不敬
不能就事论事
因为老人最擅长的就是“回忆”和“连坐”
随口就是“你出生时”“你父母”“二十年前”
而他们悉心抚养了你二十年
恩情不容质疑

血缘把人千丝万缕地联系起来

你可以看到那几道沟壑
这一代,上一代,上上一代
流转变换的意义
家,贤惠,孝敬,顺从……

在血缘的矛盾里
你会发现,自己高中学的所有论证方法
都失去了意义
举例排比引用正反对比
比不上“我认为”“我记得”“我想到”

血缘弯弯曲曲地缠住了你

上一辈说你
只知道“阳春白雪”不知道“下里巴人”
你不以为然

在过去二十年的象牙塔中
你看到的,听到的,研究的,分析的
“奥地利王位继承战 长平之战 
海狮计划 一五计划 
对外外交政策 国与国贸易往来
……”
这就是阳春白雪

沉浸在这些风起云涌的大时代里
你觉得自己干净纯粹
充满了理性的掠取智慧的博弈

而那些,你不想知道的家事,不想认识的亲戚,不想记住的人情往来
这些把你的生活涂抹地
模模糊糊恍恍惚惚的
没法说开没法说破也没法摆脱的
柴米油盐酱醋茶
就是下里巴人

当你,当我,发现自己不论怎么挺直背,都迟早会被现实压弯
而且你我已经接受这个事实时
你我便已经
长大了

知道“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是同一个人唱出来的

然后便会接受推脱敷衍,学会误导谎言
顺从地带上笑容
不再与长辈据理力争
哪怕听着对自己的,如同对另一个坏人的骂
安心接受“家庭”“正道”“歪理”等字眼
耐心埋掉上一辈上上一辈的爱恨恩怨

心中已经排好了解释
“我知道他们爱我,但时代在变,理论在变。他们所看到的,所听到的大部分都是自我臆想。我应该认真听,安抚他们,然后按照我自己的想法做。”
“不要想去解释,不要想去商量,不要想去说服,人只会听进去自己想听的东西。”
“做你应该做的,不应该做的。顺他们的意,避免争吵。家庭和谐最重要。”

然后你就可以得到“教育成功”“走上正路”“听话”等头衔
你也成为了几年前自己最讨厌的人
却是最成功的人----眸中没有眼泪,情绪毫无波动,不与家人冲突

这是一种奇特的感觉----认命的感觉

但我不希望自己“模模糊糊恍恍惚惚”
我仍然期待着能无所顾忌地向最亲近的亲人们表达自己想法的时候
而不是看着碳酸钙一层一层的固结
再雪白再好看
它也只是水垢和石灰石
不是汉白玉和蛹蚕

抚平自己的心结
人,生而无往不在枷锁中
今日,不是我脱弃了一件衣裳
乃是我用自己的手撕下了一块自己的皮肤

后记:
I'm a gross teenager trapped in a grown-up shade
我只是被成长阴影笼罩的慌乱的少年
Need someone to clean up the mess I made
需要有个帮手来收拾这烂摊子
Say it will be fine
对我说,一切都会好起来
                        ----《New Year's Eve》MØ

ps抹着眼泪写完
等情绪平静下来以后发现:
我还是要做注解:)

(请叫我注解狂魔:)

1、【汉】刘向《新序》卷二《杂事第二》:“辞客有歌於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国中属而和者数千人。其为阳陵采薇,国中属而和者数百人;其为阳春白雪,国中属而和者数十人而已也。”
2、象牙塔本指忽视现实社会丑恶悲惨之生活,而自隐于其理想中美满之境地以从事创作的人,意为超脱现实社会,远离生活之外,躲进孤独舒适的个人小天地,凭借头脑从事写作活动的人;如今涵意“比喻脱离繁杂多变现实生活的知识分子(文学家和艺术家、科学家)的小天地,专心从事学术事业的人”,其被誉为“与世隔绝的‘梦幻境地’、逃避现实生活的‘世外桃源’、‘隐居之地’"。
3、“模模糊糊恍恍惚惚”----鲁迅《在酒楼上》
4、人生而自由,却又无往而不在枷锁之中。----卢梭《社会契约论》
5、今日,不是我脱弃了一件衣裳,乃是我用自己的手撕下了一块自己的皮肤。----纪伯伦《先知》
6、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是欧/洲两大联盟为争夺奥/属/领/地,因奥/地/利王位继承权问题而引起的,它于1740—1748年以中/欧为主要战场展开。
7、海狮计划,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德/军对英/国作战的计划。
8、长平之战是秦国率军在赵国的长平(今山西省晋城高平市西北)一带同赵国军队发生的战争。赵军最终战败,秦国获胜进占长平,此战共斩首坑杀赵军约45万。

9、书写部分改编自纪伯伦《先知》。

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