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云水S.c.L

自娱自乐写手,主业翻译(?)。
作为物化班的文科生,勤勤恳恳地挖坑,随缘地用脑洞填满。

【合二为一.上】

【合二为一.上】(常色金钱专场)(私设如山!!!)(接上【光影】)(ooc近乎疯狂,可能引起不适)

“王,你这个话就不对了。”年轻的国家微微眯起眼睛,看起来好相处的阳光大笑脸此刻却是有些阴沉,“中/美合作如此频繁,hero甚至可以说自己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和中/国/国家意识体有关。”


“还是说,你认为,另一位国/家意识体不是国家呢?”


王耀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对方海蓝色的眼睛深邃而暗藏诡谲,对方金色的头发亮丽而盛气凌人,对方的表情……哦,那张唯我独尊的脸,哪怕笑容也掩不住背后的冷漠。


其实自己早就已经习惯了他的笑容和敷衍的处事方法了,不是吗。王耀抬起手轻轻按在自己左眼上,想着。以往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的呢……带上比阿尔弗雷德更加妥帖的面具,温文尔雅地与所有人打太极,说着中正内敛的话做着温润如水的事。


这其实比阿尔弗雷德更可恶。他至少持着超级大国的身份,直率地给其他人一个没脸一个痛快也给他自己一个痛快。他从来没有遮掩过自己是真小人的事实。


那谁又是伪君子呢?


王耀突然就觉得有些疲惫和厌倦。微微后退一步环顾四周,明亮的大厅和光洁的大理石,罗马吊灯,屋顶壁画,闪亮的水晶纤毫毕现的天使翅膀……一切的一切都在暗暗讥诮。


我不属于这里。


王耀眯起了眼睛,眸中金色渐渐暗淡。水红色的衣裙无风自动,若有若无的气味萦绕在王耀周身。我应该,我应该和往常一样说,说……


说什么?


“琼斯先生,请不要混淆视听。”王耀捂着眼睛。遗世独立,孓然孤寂,红衣此刻愈加单薄。在阿尔弗雷德看来,王耀此刻脆弱得难以理解,向夏末的蝶一样支棱着翅膀,颤颤巍巍就要翩然而去。


“哎,不是我不想告诉你啊。”阿尔弗雷德挑挑眉,像小孩子一样拖长了语调,镜片反射锐利的光,脸上却带着恶作剧般的笑,“我只知道另一位王阁下与艾伦在一起。”


“我怎么能知道艾伦在哪里呢?”


轻巧的语气就像恶魔的低语,带着阳光的气息,照着最大的阴影,“王,这些事情不重要。我们也很久没私下聚聚了,要么今天,你就……”


“阿尔弗雷德!”王耀一声低吼打断阿尔弗雷德的言语。阿尔弗雷德刹那惊愕,措手不及被王耀一把攥住领子。王耀右眼金光灼灼,左眼却暗淡的快要失去光泽,他揪住阿尔弗雷德的领子一把把对方摔到旁边咖啡桌上,一膝盖撞在对方肚子上。阿尔弗雷德感觉到一阵剧痛,不由自主蜷缩身体双手抱头。风驰电掣之间,他只看到亮光一闪,下一刻就窒息了。“唔!唔王耀你疯了!”


王耀紧紧钳着阿尔弗雷德的脖子,右眼亮得快要烧起来,不论阿尔弗雷德怎么挣扎,纤细的手臂肌肉紧绷,右手手指仍在慢慢收紧。阿尔弗雷德有些模糊地看到王耀眼角的猩红色,还有他脸上近乎扭曲的笑。


啊,脑子里好像多了很多东西呢……王耀毫无痛觉一般,左手毫无顾忌地接住阿尔弗雷德扫过来的腿风。够了够了!王耀左手捏紧阿尔弗雷德小腿,手臂上青筋暴起。不要再多了!那些混乱厮杀的记忆,历朝历代的绝望和愤怒已经占据了自己的心神。王耀根本控制不住脸上的笑,也控制不住收紧的右手。听着阿尔弗雷德喘气和咬牙切齿的吐字,王耀突然感觉到愉快。属于自己的,不属于自己的,愉快。


不,不可以!这样意味着,意味着!王耀被渐渐埋没的理智捕捉到一个可怕想法。我的半身,黯,黯……黯!


阿尔弗雷德历来无法无天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恐惧——王耀的左眼,暗到极致后,开始慢慢变红。他更加大力的挣扎,忍着痛用腰腹力量拼尽全力出腿,努力逼王耀松手。


总领馆里的工作人员早就惊呆了,胆小的甚至吓破了胆。听到喧哗声的亚瑟在二楼看到阿尔弗雷德和王耀的僵持,瞳孔微缩,飞快跑下楼。扬起的西装扫过木质的楼梯扶手,光滑的镜面倒映出亚瑟手指间的墨迹。


“王耀你疯了!”亚瑟越过那些想要上手却投鼠忌器的总领馆人员,直接伸手从王耀腋下架住他努力要把他拉开。王耀双臂合十架住了阿尔弗雷德一脚,在前后夹击下不得不退开。


“咳咳咳咳……fu*king 王……”阿尔弗雷德捂着自己的脖子抬起头,惊恐地看见王耀左眼完全变红,眸中如同沉积了尸山血海,黑色被融化在红色中。而刚才还隐隐的血腥气此时已经清晰可辨。


“亚瑟!你看王耀的眼睛!”阿尔弗雷德跌跌撞撞地起身。西服已经在扭打中变得皱皱巴巴,美/利/坚何曾这么狼狈过!但事情还没完,王耀的右眼也在逐渐变暗。


亚瑟感觉到王耀不再挣扎渐渐放松了手臂。王耀头发早就散开披下,遮住了他的面色。亚瑟刚想转到面前去看看王耀眼睛,突然被一肘击中胸口。


瞬息之间,王耀心念电转。虚虚的目光扫过靠着桌角的阿尔弗雷德,飘荡的青丝后是似有若无的笑容。伟大的国家,阿尔弗雷德啊,很高兴你干出了那些事情。


我也很高兴对你做出这些事情。


亚瑟踉跄后退,好像听到了“咔啦”一声,肋骨好像断掉了。他仓皇地抬起头,就看见王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袖中抽出了什么,眼睛一花,王耀就抖腕把它甩了出去,“ 锵 ”的一声,金石相撞。


满场寂静。


亚瑟眼睛渐渐睁大,倒吸一口冷气,周围被吓呆的人直接“啊啊啊——”尖叫出声。馆内压抑的惊恐在这一刻爆发开来。混乱的脚步,被撞到地上碎掉的花瓶,划破的手指,互相推搡的人群。这一切围绕着王耀,却又虚化成摇晃的阴影。


深海销魂。王耀有些摇晃地站在那里,影影绰绰的世界在他眼中尽皆黑白,只有那钉在桌上的,唯一的艳色。


据说用血点染的红绸白梅花扇,开扇,钉在阿尔弗雷德背后的墙上。扇尖铁片被温热的鲜血濡湿。


阿尔弗雷德也站在那里,颈边一点一点流下鲜血,渐渐染红了他的衣领。眸中的充斥着惊惧愤怒和难以置信,深蓝色翻滚得如同海啸,渐渐染上了和王耀左眼如出一辙的黑。黑蓝色的深海,却不是王耀现在身处的那个。


亚瑟转到前面,终于看清了王耀的眼睛。他不由地后退了两步,再一次倒吸冷气。


是不是应该万幸黑红色没有蔓延到另一只眼睛。亚瑟这样想着,捂着自己隐隐作痛的肋骨。


“呵……”红唇轻启,轻悄的气声既像是春雪消融,又像是足以割伤皮肤的如羽锋刃,沾着淡淡的血气,“真是命大。”王耀眼神扫过阿尔弗雷德,这样轻轻而又好整以暇地曼声道。


慢慢拉直自己的衣袖,把三千烦恼丝拢在身后,阿尔弗雷德轻易就辨认出了王耀脸上的目中无视。古国抬起他小巧的下巴,微微眯起眼睛,似笑非笑,睥睨在场所有人。旁若无人地与阿尔弗雷德擦肩而过,走向钉在墙上的扇子。


年轻的国家第一次真真正正感受到了被无视的感觉。自尊和愤怒促使他转身、拔枪、上膛、瞄准一气呵成。枪口直指墙边某人。


王耀用了力才拔出了扇子,仔细用指尖揩去扇尖的粉尘和血丝。再转过头时,王耀变回了王耀,笑意清浅,中正内敛。只是双眼金红异色,鲜明地让阿尔弗雷德和亚瑟根本难以忽略。


看着黑洞洞的枪口,王耀丝毫不乱,一步一步地走向枪口,双眼盯着阿尔弗雷德山雨欲来的表情,唇边笑意越来越大。


王耀走到阿尔弗雷德面前停下。阿尔弗雷德举着枪一动不动,枪口顶住王耀心脏。


僵持,或者说,剑拔弩张。


年轻的国家脸上是被冒犯的忿恨。而他面前的东方古国,脸上却是如沐春风的笑意。


难以抑制的情绪在两人之间流淌。


“等一下……看耀这个情况,阿尔弗你必须尽快找到艾伦。”最后出声的是一旁观战的亚瑟。此时他的眉毛皱成一团,这样子的滑稽却完全掩盖不了他的严肃,“你再拖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能有什么后果。”阿尔弗雷德此刻的嗓音意外的沙哑,鹰一样的眼睛死死盯着王耀。王耀大大方方地任他看,眼里是遮不住的笑意。只是金色明亮,红色惑人。


能有什么后果?


没有一个人不明白的。


即使因为阿尔弗雷德过于年轻,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


现在见到了。


王耀眼睛弯弯。


你会怎么做呢?


我亲爱的,阿尔弗雷德。



后记:每一个设定都是来源于现实。虽然我很想让“王耀”直接杀掉阿尔弗雷德但是!

这是不可能的,这样就ooc了。

其实我想常异色金钱凑一章【合二为一】一起发的,三次元咳……时间不够只能拆开了。(我太菜了)(小猫咪蹲.jpg)

设定:当常异色中任一受到致命打击(例如被爆头,被刑讯过重失去意识),ta的身份会暂时转接到自己的常或异色身上。而身份意味着记忆、思维、处事方法等等(如同魂穿)。但又不完全一致——更像是本来就是一体的东西的融合(可以脑补太极图阴阳鱼)。直到受到致命打击的意识体重新恢复,身份才会分开。

所以这篇【上】里面耀黯身份转换了很多次。可以猜猜(特别是扔扇子是耀还是黯),猜中可能有奖(我的肝)。

还是有很多细节但我不说嘻嘻嘻。能看出来的是真金钱厨了。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