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云水S.c.L

自娱自乐写手,主业翻译(?)。
作为物化班的文科生,勤勤恳恳地挖坑,随缘地用脑洞填满。

【国境线】<10>

【国境线】<10>

入夜。


君烟踏着夜色走向宿舍。听着窸窸窣窣的虫鸣,君烟微微眯起眼睛。夏日微风拂过发梢,带来些许凉意。


今天的收获,白芍姜糖茶。有养血回温的功效,应该很适合百里。君烟抬手把颊边碎发别在耳后,垂眸细想。百里一直病恹恹的,仲夏都披着毛毡,大概是气血不足的原因。今天这个药方,希望能有所帮助吧。


毕竟,健康最重要啊。


想着想着,就已经回到了宿舍。大门口燃着一支香,青色的烟袅袅飘起,隐入半空。君烟一直都知道百里家世不凡,只看这熏香便明白一二。


其实有些还是不明白。君烟手指扶住门把手,却没有急着注入精神力,眼睛盯着熏香。熏香再怎么说,味道也是略微浓重。还有露青灰关照的风信子薰衣草,如果不拿到阳台,那个香气简直浓重得让人无法入睡。这些东西对平常人没关系,但对于病人来讲,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所以,到底为什么?


君烟一边注入精神力,一边回忆着当初露青灰说的话。慢慢推开门走进去,百里仍然像往常一样坐在桌前,水壶里“咕噜咕噜”煮着水。


等等。当时露青灰说熏香和花之前,提到的是普洱和青砖茶。君烟瞳孔缩了缩,视线落在百里身上。背对着君烟的百里瞬间察觉,却毫无反应,仍然专心地看着手上的花鸟卷。


往常,百里会在露青灰和君烟回来的时候递上一杯刚刚泡好的茶,然后给两人一个浅淡的微笑,说一句“欢迎回来。”而今天的百里毫无举动,好像沉浸在了书里。


但现在的君烟脑子里有雷电在炸响,根本意识不到百里态度的变化。


青砖茶是自己的信息素的味道,而过滤器是专门鉴定信息素的。那么熏香和风信子薰衣草,是不是就是露青灰和百里的信息素味道?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露青灰又是怎么知道百里信息素味道的?按照百里的家世根本不可能主动暴露自己的信息素味道。而且露青灰和百里的关系……君烟大概回想了一下,觉得甚至都比不上自己和百里的关系。


毕竟露青灰真的是,没有社交技能,还天天早出晚归,回来就埋头光界,没有任何交流。


更像是光体工程专业的宅男beta。


君烟晃了晃脑袋,觉得今天的信息量太大了。如果不是百里告诉露青灰的,那么露青灰是怎么知道的?特别是,怎么知道我的信息素是青砖茶的?


想起露青灰一眼看破黑本子的实质,君烟觉得梧桐树下的感觉又回来了。全身发冷。


难道露青灰也是,和技术部那种人一样,随意就有能力,并且毫无忌惮地获知别人的信息素,别人的隐私?


君烟沉默地回到自己的床位,把包放在桌上,觉得眼睛热得快要哭出来。比那个时候多了的委屈和愤怒,几乎要淹没理智。一点一点翻开自己的黑本子,君烟拿着笔,静坐着,眼里只看得见纸张的惨白。


左手握住自己的右手腕,君烟把自己的脸埋进灯光照不到的角落里。


思想总是向阴影飞去的。再通透的人也不能幸免。


百里手指摩挲着花鸟卷,在君烟察觉不到的地方,金色的精神力在慢慢流淌。她很轻易就感受到了君烟的消沉和委屈,但百里选择缄默。


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自己和君烟都不是一国的。想起李珉希郑重告诉自己的信息,百里强行压下自己对君烟的担心。她的精神力更加严密地交织在君烟身边,不错过对方一丝一毫的动作和情绪。


我才不是担心你呢,我只是要紧盯你让你做不出什么坏事而已。百里这样对自己说。只是心中一直弥漫着没有递茶给君烟也没有向君烟问好的愧疚。百里有些不安。


一会儿找个借口给她茶吧。嗯,就等露青灰回来的时候一起给。


……


熄灯前5分钟,露青灰回来了。风尘仆仆,满眼疲惫。腋下夹着个铁盒子一样的金属块。


百里第一时间回过头去,微笑着说,“欢迎回来。”


“嗯,我回来了。”露青灰揉了揉太阳穴,大步走进来。随手把光脑往自己桌上一扔,“哐当”一声惊醒了沉浸在自己情绪中的君烟。她仓促地回过头,看到露青灰顺手拿起桌上水杯就灌。


“等等……”君烟仰头喝水的露青灰,一时间千言万语都在嘴边。


我该说什么?问她空气过滤器的事情?告诉她今天技术部有人来试探了?还是翻转课堂的事情?看她可以分析出什么?


君烟你够了!这是你自己的事情你为什么要去告诉别人?对方是善是恶都不知道你还要暴露更多信息吗?


“咳……怎么了?”露青灰一口气喝完水,转头看着君烟。君烟感觉到她有些不耐烦,如果是平时的话,君烟会选择了解事情然后试着帮露青灰调整情绪。但是现在。君烟只能感觉到她的居高临下。


其实露青灰也认为自己微不足道,对吗?一开始掉下三楼的是自己,把过滤器带进宿舍的也是自己。


本已经开口想招呼君烟的百里停下了动作,盯着君烟黑沉沉的眼睛皱了皱眉。


“那是昨天的水吧?你刚刚喝的。”君烟不知怎么的,到嘴边的话变得无关紧要。好像仍然是日常的细致和关系,君烟眨了眨眼抬起头,弯了弯唇角,有些俏皮地说道,“只是我现在提醒好像晚了点?”


“唔。”露青灰举起杯子看了看,杯子上的青色梅花绽放在青色的雪里。是昨天倒水时用的杯子。“没事。反正我是alpha,皮糙肉厚。”露青灰毫不在意地摇了摇头,放下杯子打开光脑。


整个宿舍一时无话。


熄灯的确是强制性的,但是电源还在。每个人面前的悬浮灯都亮着。君烟闭上了眼。


“我去洗漱。”君烟站起身,快步走过露青灰和百里,走过明暗相间的空间。卫生间的悬浮灯泛着幽幽的光。锁上门,君烟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毫无征兆地滚下泪来。


十九年略有起伏的平淡生活,就此结束了。措手不及地,象牙塔被打破了。


……


百里闭着眼,收回自己在卫生间的精神力。隐私神圣不可侵犯。只是,百里转向露青灰,精神力如水一般从露青灰手中的金属盒上流过。露青灰察觉到了她的行为,轻轻放下了金属盒,“感觉到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百里耸了耸肩。早就知道露青灰精外综评A+,被察觉到不奇怪。“只是上面的纹路很没有美感。埋了一千年的丝绸上的褶皱都比它好看。”


露青灰没把百里的评价放在心上,“本来就是合金材质,我用激光刻了光路,用高纯度石英还有硼硅锗硅做的导通,简洁和通畅才是王道。”说着用光触笔在它上面快速划了几道。歪歪扭扭的痕迹让百里十分难受。不,我怎么会感到难受?百里渐渐严肃,感受着许久没有过的不受控制的烦躁。看着并不打算解释埋头实验的露青灰,百里忍不住出口打断道,“这可以影响精神力?”


“嗯?”露青灰把最后一个结点连接到光脑上,疑惑地转头。转到一半突然明白了,“你被影响了。”她肯定地说,“而且不止一点。”


啧,这个反应能力。反应速度和精神力相关,一直以来在精神力难逢敌手的百里莫名有些小情绪。“所以你做的并不是……与精神力相关的?”你可以推断我,我也可以推断你啊。互相猜测好了。百里捧起茶杯啜了一口。


“算是吧。”露青灰看看光脑的测试结果,果断断开连接,把金属往旁边一推,“给君烟做的,不过实验看来不是很成功,明天得再去借一下实验室。”


“实验室有激光切割机?”


露青灰沉默下来,仔细斟酌了一下,慢悠悠地说,“那得看是谁的实验室了。”说着扭了扭自己的颈椎,听到一连串“咔啦咔啦”的声音,“花了我一个下午的时间,结果明天得重做至少2/3。我还是太菜了。”


百里听着露青灰莫名其妙地多话,也没多想,点了点头就继续看自己的书了。


露青灰闭眼思索了一下,打开光脑界面角落里的光体程序LAMP。(LAMP:为了满足年轻人希望被关注被看见的目的而生的社交软件“look at me,please.”)


『光影之界:我和那个傻逼大概是不死不休了。』


『光影之界:他居然私下里把我从tot的参赛名单里去掉了!学生会长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天地中的立锥之地:tot?』


『光影之界:trick or treat 』


『光影之界:就是一个仿生人工智能光体程序对抗的比赛。奖金相当丰厚啊啊啊啊』


『天地中的立锥之地:光体程序?那你的技术水平不是吊打其他人?』


『光影之界:光有技术没用的……你知道图灵测试吧。情感模块过去那么多届已经成熟了,基本是直接用接口调用。到我这个水平主要还是看对心理的理解( ̄_ ̄ )』


『天地中的立锥之地:???光体程序比赛看什么心理?培养跨界天才??什么毛病??』


『天地中的立锥之地:图灵测试……我知道,所以?』


『光影之界:就是那种,那种』


『光影之界:靠我该怎么解释?』


『光影之界:就是你编个光体程序,然后让这些程序互相对话,看哪个更像人更能骗得过对方吧。大概这样,我解释不清。』


『天地中的立锥之地:……』


『天地中的立锥之地:懂了。』


『天地中的立锥之地:和图灵测试一样的评判标准吗?这样会不会太主观?』


『光影之界:“像不像人”这种问题本来就很主观啊……标准有点不一样的。一方面是看别的参赛程序----参赛的有程序也有人----给你打的分数高低,另一方面是看你对其它参赛程序打的分数是否符合它是人或者程序……妈/的绕口令一样。』


『光影之界:两个按比例,看综合得分。』


『光影之界:我技术肯定没问题啊。问题是往年的“完美人格”的模式已经非常成熟了完全打不出差异,我快要秃了!』


『天地中的立锥之地:……』


『天地中的立锥之地:我觉得我可以帮你。』


『光影之界:你?』


『光影之界:你的思维能力吗?』


『天地中的立锥之地:……』


『天地中的立锥之地:你说就是了。』


『光影之界:。』


『光影之界:你好像心情不好。』


那又怎样呢。露青灰随意地在光脑上操作,幽幽的黄光照在她的脸上,温暖的颜色遮不住面无表情的凉薄。黑色的眼睛中没有光。


『光影之界:我传个信息给你就是了。』


『光影之界:[NOSLDP.pdf]』


『光影之界:为什么心情不好?因为技术部吗?』


露青灰浏览了一遍光脑投影出来的信息,内心毫无波动。一个所有人都堕入了定式思维的比赛。


比赛的目的真的是检验光体编程水平吗?将一定数量的人类混杂在参赛程序当中的确是一个好方法,但是……


“完美人格”?


通过塑造迎合型人格获取对方好感?


有没有搞错……露青灰眉头越皱越紧。完美人格的确可以获取对方好感,但是“与人的相似程度”和“获取对方好感”根本不是一回事情吧……什么玩意儿……


『天地中的立锥之地:……』


『天地中的立锥之地:这不就变成刷好感度大赛了吗,有什么好纠结的。』


『光影之界:你以为赛方不会想到这点吗?』


『光影之界:比如说当好感度达到一个大部分人类不可能达到的事先设定的“阈值”,得分就直接落入非人类区间,程序直接报废。而这个阈值从理论上来说,是个完全未知的东西。』


『天地中的立锥之地:所以你要编的程序就是去骗对方程序的“类人分数”?而不是好感度?』


『光影之界:当然不是。只是“好感度”是一种常规的思路而已。』


『天地中的立锥之地:没有其他的策略……嗯思路了吗?』


『光影之界:写不出算法模块什么策略都是空谈。』


『光影之界:哎算了不管这个事情了。你到底为什么心情不好?』


露青灰久久没有回复。


闭着眼盘算了今天的一切,包括技术部,包括大课,包括实验室。想一想最近经历的事情,想一想最近见过的人。


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行为模式才最符合人对“人”的看法?


君烟烘干了头发走出来,就看见露青灰面前的光脑开着AR(Augmented Reality增强现实)闭着眼睛。一些模糊的影像闪现又立刻消失。


果然,我和她不是一道人。君烟拢紧了自己的衣服,悄无声息地回到自己床位睡下。


今天或许能有个不眠之夜呢。君烟苦中作乐地想。那么多问题根本得不到解答,明天还要再去一趟技术部……


百里的精神力悄然包裹君烟大脑,慢慢传递舒缓柔和的情绪。


感受着君烟渐渐陷入沉睡,百里松了一口气。无论怎么样,帮这么一点点应该没问题。百里有些心虚地想要暂时忘记李珉希的关照。嗯,没问题的,一定没问题的。


露青灰在心里描摹出一个大概。睁开眼,看到界面停留在光影之界问自己为什么心情不好。叹了一口气,露青灰开始回复他。


『天地中的立锥之地:……的确是关于技术部的。』


『天地中的立锥之地:我在技术部没有见到我想见的人。』


『天地中的立锥之地:你那个比赛,我有思路。你能把我的策略变成程序吗?』


『天地中的立锥之地:我的策略和主流思路差很多,可能没有现成的……什么情感模块可用。』


『光影之界:我可以把你的策略变成“算法”而不是“程序”。程序只有一个,就是完整的那个而里面的部分叫功能模块。』


『光影之界:算法是解决方法,不一定是完整的,可以是片段。直接调用的模块,使用的叫“接口”。』


……


『光影之界:对不起。』


『光影之界:您请讲。』


(待续)



后记:隔行如隔山啊我的天。专业术语要我老命。

感谢@空蝉技术支援【啾~】

Fd的前身。


注解:1、思想总是向阴影飞去的。----王尔德

2、AR:增强现实(Augmented Reality,简称AR),增强现实技术也被称为扩增现实,AR增强现实技术是促使真实世界信息和虚拟世界信息内容之间综合在一起的较新的技术内容,其将原本在现实世界的空间范围中比较难以进行体验的实体信息在电脑等科学技术的基础上,实施模拟仿真处理,叠加将虚拟信息内容在真实世界中加以有效应用,并且在这一过程中能够被人类感官所感知,从而实现超越现实的感官体验。真实环境和虚拟物体之间重叠之后,能够在同一个画面以及空间中同时存在。(度娘救我)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