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云水S.c.L

自娱自乐写手,主业翻译(?)。
作为物化班的文科生,勤勤恳恳地挖坑,随缘地用脑洞填满。

【国境线】<8>

国境线<8>

离技术部还有二十多米距离时,露青灰看到技术部门外站了一个人。高挑的青年穿着连帽衫,斜靠在墙壁上。阳光照在他的鸭舌帽上,在他脸上留下一线分界。上面是阴影,下面是阳光。

 

露青灰心跳漏了一拍。脚下不由乱了两步。

 

微微抬起头,她迈着大步走向那个人。只是看到他手里握着的电子烟时,露青灰皱了一下眉。

 

“嗒嗒”的脚步声好像惊醒了青年,他稍微直起身子,抬起头。

 

狭长的桃花眼对上毫无感情的黑眸。

 

露青灰外放的些许精神力让她注意到青年瞳孔剧烈收缩。他认识我。露青灰面无表情地想。但是我想不起来有见过他。

 

我的记忆不会出错。露青灰心想。那么就是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见过我了,比如,看过我的资料?

 

而且,如果只是惊讶的话瞳孔根本就不会如此剧烈地收缩。这已经算得上惊吓了。

 

一个我从来不认识的人,在看到我的脸之后受到了惊吓?

 

在我的外貌并没有离平均线差太远的情况下……有可能是因为我像他认识的某个人……但是大概率是因为看过我的资料。详细资料。

 

再结合这里是技术部……提前认识我的人吗……露青灰脚步不停,向那个人走去。要么是李珉希请的交接的人?技术部不可能随便拿到关于心理评估和能力评估之类的详细资料……

 

啧,信息太少,可能太多了。

 

那就试探出别的信息吧。

 

一瞬间内心念电转,露青灰走到了那个人面前停下。抬起头,与他对视。黑色的眸子里毫无波动,盯着那双勾人的桃花眼。

 

他的信息素是……烟味?

 

露青灰随意判断出他的信息素。多一点信息就是多一份筹码,没办法的时候可以通过点明人家信息素的方法来使人家惊吓到露出破绽啊……露青灰不负责任地想。他总不可能和李珉希一样有激光枪吧。

 

嗯,不可能的。

 

……

 

那双黑眼睛注视自己,好像在分辨什么。裴瑞泽心里狠狠扭曲了一下。妈的,君烟肯定把自己的存在告诉露青灰了。试探君烟也不过是二十多分钟前的事情,她就这么快告诉露青灰了?

 

不可能吧,君烟不可能这么依赖露青灰,一碰到事情就通知她。

 

可如果不是,没办法解释露青灰现在的举动。裴瑞泽很快按捺下自己的心跳,开始猜测。有没有可能是过滤器和露青灰有很大关系?裴瑞泽磨了磨牙。这样就说得通了。按照君烟本研考试全国743名,而且机械类的课程的缺失,怎么可能会看出过滤器的问题。

 

有问题她肯定会在当时就提出来的。她的心理评估可以作证。

 

但如果是露青灰就不一样了。电子电路工程设计,机械专业,高分子材料,能源动力……她的履历细节简直吓人。

 

她知道了吗?她猜出了多少?裴瑞泽的桃花眼渐渐眯起,想要从露青灰脸上察觉出些许。如果她猜出来了,不不,她没有证据。

 

等等。裴瑞泽的心一下子狂跳起来,过滤器很明显是被处理了,但被谁处理了,怎么处理了,完全不清楚。裴瑞泽不由地深吸一口气。放松,没事的,光凭君烟的供词和损坏的过滤器,什么都分析不出来,什么都证明不了。就算知道了一鳞半爪,露青灰和君烟没有光界相关专业培训,事情都闹不大,上面很容易就可以压下来的。想着,裴瑞泽对着露青灰露出了一个招牌笑容,亲切又暧昧,“露青灰同学,请问有什么事吗?”

 

反正露青灰已经知道我的存在了,但是她却毫无办法。裴瑞泽眉眼弯弯,笑得更加灿烂了。

 

露青灰看着他从惊吓到思索到紧张最后坦然,心里动了动,微微点了点头,“请问,技术部在哪里?”

 

“嗯?学妹为什么要来技术部?”裴瑞泽故作惊讶地睁大眼睛。用称呼拉进关系,用举止麻木对方敏感度,裴瑞泽一向都知道怎么利用自己这张好看的脸,“我叫裴瑞泽,是技术部的副部长,有事可以找我。”

 

露青灰看着他勾人的桃花眼和嘴角小小的酒窝,眼睛不禁眯了眯,偏过头,轻轻“嗯”了一声。这幅有些顺服的样子正中裴瑞泽下怀,“所以,你有什么事吗?”

 

副部长……吗。露青灰脑内高速检索,搜出来很久以前的一些信息:

 

『光影之界:部门?我吗?』

 

『光影之界:煞笔技术部。』

 

……

 

『光影之界:md火死了。』

 

『光影之界:部门一部长三副部,这种级别的会议为什么要所有人都到场?煞笔学生会智障学生会长,天子脚下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光影之界:这种脑积水患者为什么可以进这个学校?难不成后现代还流行tmd关系户吗?特困户专业户给tm一两百分也弥补不了他缺失的智商吧mdzz!!』

 

……

 

天子脚下是一句玩笑话,指的是帝都宸京。

 

从一两百分看出来是一所顶级学校。他曾经提到“你要选的理工科专业特别是电磁核能源工程,还是隔壁的好。”也就是说,两所顶级学校比邻,他的学校在理工科略逊一筹。

 

很简单,范围缩到这么小,按条件一查就知道了。

 

光影之界,宸京大学光体工程大三生,任技术部副部长以上。

 

会是他吗?

 

“如果学妹要找技术部的人的话,到这里。”裴瑞泽打断了露青灰的思路,指了指身旁的大门,门旁边挂着很气派的“宸大技术部”几个大字。就是喧宾夺主了一些。

 

而且在露青灰看来,这个字不算好。

 

至少没自己写得好。

 

裴瑞泽接着又指了指三个活动室旁边的一扇门,门上贴了一个俗气的“福”字,“那是技术部放设备的地方。”

 

“技术部所有的设备和仪器都在那里。”裴瑞泽桃花眼中笑意闪过,随口强调了一句。

 

露青灰眼睛又眯了眯,看着高挑帅气的青年对自己的亲近,心里再一次推翻之前的假设,“嗯……谢谢。我只是来技术部登记我的飞行器的。”

 

啊?裴瑞泽看着露青灰认真的样子,不禁有些滑稽。原来自己想太多了吗?她什么都不知道?那么一开始她盯着自己,只是因为自己这张脸?裴瑞泽在心中嗤笑了一阵。也对,露青灰的心理评估暗示她在社交上很有问题,甚至算得上孤僻了,看到自己这张很容易博好感的脸应该会亲近一些。

 

也就靠这张脸了,裴瑞泽内心刹那间翻滚起厌倦和庆幸,又瞬间被压下。如果她什么都不知道,那么现在……

 

想着,裴瑞泽笑了出来,有些妩媚有些阳光,“好的好的,就让我当一回接待员登记员吧。”说着,抛给露青灰一个暧昧的眼神,“请进吧,学妹,现在没什么人,学长给你开后门,不用排队哦。”

 

得,他肯定不是光影之界。露青灰低下头,顺从地跟在他后面进入技术部。他的话太没逻辑了。没什么人要开什么后门?有很多人来登记自己的飞行器吗还要排队?

 

其实露青灰也知道自己的推断过于武断了。一句话推断不出什么的。更何况他见到自己的反应还这么奇怪。他是光影之界的可能是1/4,而他见到自己的惊奇和现在对自己的亲近瞬间把这个概率提到了无限大。

 

谁说只能自己推测光影之界,不能光影之界推测自己呢?更何况对方还是光体工程专业的,动动手指自己的信息就出来了。

 

只是……总觉得他不会这样做,总觉得他不是这样的……

 

光界上一张脸现实中一张脸,你自己不也是这样的吗?所有一切都要按照你的想法来吗?你难不成还是前现代言情大小姐吗?

 

露青灰在接待桌前慢慢坐下,按照裴瑞泽悉心的提示登记着飞行器的信息。

 

我相信我的第一感,从不考虑自己的直觉,倚仗的只有逻辑。

 

醒醒吧,第一感和直觉的区别是什么?你的想法本身就是不合逻辑的。

 

露青灰听着裴瑞泽详尽的解释,把飞行器放在RCR(reconstructed reality 重构现实器)上,等着激光六面照射接收反射统计时间计算长宽高在光脑中建模存档。盯着明明灭灭的红色呼吸灯,露青灰第一次没有压抑自己浮动的心思。

 

那我现在应该做什么?!如果他真的是光影之界的话……

 

不要显得自己有多么可怜地,仿佛被欺骗一样。你本来的动机就是欺骗,你有什么资格?

 

露青灰取下自己的飞行器,偏过头,对着裴瑞泽露出一个,迄今以来最温和的微笑。她看着裴瑞泽眼中巨大的惊喜,内心如同来到了刚刚诞生的地球----软化又风化的岩石、不断爆发沸腾的岩浆,却仍是一片荒凉。

 

我该做什么?我接下来该做什么?

 

嗤,君烟的事情,光影之界的身份,新能源研究……那么多事情,你该做什么你自己没有数吗?你的野心?

 

所以说,我应该,应该……

 

“学妹是新生吧,我是光体工程专业的,你呢?”裴瑞泽看着露青灰,桃花眼闪烁着,毫无顾忌地释放着善意。

 

我可以试着把你拉到我的阵营。露青灰啊,用的好了简直是一把利器。所以……裴瑞泽微微俯下身,两人距离近得呼吸可闻。

 

所以,千万不要辜负我花在你身上的耐心和善意啊。

 

露青灰没有偏头也没有后退,眼波流转,黑色的眸子里感情如水一般流过,再无踪迹。“电磁核能源工程。”她听到自己这样说道。

 

所以说,我应该----

 

试探出你的身份和目的,让你成为我的台阶和助力。

 

“请学长多多关照了。”露青灰偏了偏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第一个灿烂的笑容。

 

(待续)

注解:RCR(Reconstructed Reality )重构现实 使用的是激光(参照光学雷达 )

 

 

后记:露出一个灿烂(鬼畜)的笑容。

啊哈,如果这章有题目的话,应该叫“面具”吧。

 

 

评论(4)

热度(11)